干货店老板用铁链锁欠债人店门讨债

2019-02-03 04:14栏目:美食专题
TAG: 干货店

  家住渝北区的蔡女士是一家干货店老板。听说欠自己4500元货款的餐饮店要关门,她便让丈夫到建材市场买了一条用切割机才能锯开的铁锁链拴在该餐厅的大门上。让她意外的是,即便自己认为万无一失,对方还是找人锯开了锁链,连夜将屋内重要设施拖走。

  1年前,蔡女士和丈夫从外地回到渝北区武陵路农贸市场租了一间约20平米的铺子卖干货。

  昨天,重庆时报记者来到蔡女士经营的这家小卖铺。她告诉记者,离她家楼下约500米远的一家餐饮店老板从4月6号起隔三差五来采购大蒜、粮油等食品,一直到5月底,欠款总共达到4500元。

  5月底,蔡女士突然听闻这家店生意不好要转让,次日早上,她急忙赶到这家店门口,看到大门紧闭,拨打对方电话,对方表示钱肯定会还,但没说什么时候还。蔡女士觉得不保险,和丈夫商议之后,“专程买了最大的铁锁链锁在门口,有差不多3斤,除非用切割机,否则无法打开。”蔡女士的丈夫说,也把这事告诉了对方。

  7月6日,“意外”却发生了,蔡女士的丈夫外出送油回来,路过餐馆时发现里边的东西被搬了个空。去打听,附近居民说是前一天晚上12点左右搬的,搬空之后,又用自己的锁将大门锁上了。“我打电话给对方,始终提示通话中。”

  昨天,重庆时报记者跟随蔡女士来到了该餐馆的门面。透过玻璃门看到大厅已是空空荡荡的。

  “我每天的营业额也就1000元左右,4500元钱对我们小本买卖来说不是个小数。”蔡女士称,她能提供的情况只是对方的名字和住在璧山,其他的情况一概不知。

  记者试着拨打对方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就此事情咨询了任志刚律师。任志刚说,面对这样的情况,当事人首先应和餐馆老板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了,可以凭手里握有的欠条、票据等文书去起诉餐馆老板。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只要是过期的肉,四五年也好、四五十年也罢,叫僵尸肉也好、过期肉也罢,都是不安全的肉,所以,僵尸肉剧情,应该回到真相的探究上来,而不是比谁的嗓门高,谁的腕劲大。

  在批评贾玲恶搞花木兰前,听说过“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人有多少,还真是未知数。即便现在,这个研究中心连自己的网站也没有,研究成果屈指可数。他们突然冒出来抗议贾玲的小品。这样的抗议,如果没有一个标准的木兰形象,有何资格替木兰维权呢?

  这个老人除了有一种“专检软柿子捏”的心理外,更是在模糊一个概念,那就是将道德等同于法律,将权益等同于自己的权力。以维护自己权益的名义“专检软柿子捏”,这不是维护社会公德而是在欺负人,这些老人们之所以“有选择”的“维权”,更是因为小伙子他们打不起,也不敢打。

  在劳动者权益普遍不被尊重的现实语境下,强调保护公务员群体的法定休息权就成为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呼声过大还有“为特殊利益集团代言”的嫌疑。问题是,若政府对体制内“自家人”的合法权益也不能做到充分尊重,遑论尊重体制外更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